网上入会
设为首页 收藏本站 english Русский
当前所在的位置:首页 > 详细内容
 
一代宗师:少林居士郝释斋
发布时间:2014-03-15  访问人数:2012
 

作者  郝建统 王占敏  陈剑力

    (恩师、著名少林居士、“少林活拳谱”郝释斋)

    

     在少林寺周边地区,提起少林居士郝路,可以讲是路人皆知,有人说他是“老好人”,有人称他是“少林活拳谱”。已故的少林寺二十九代方丈行正大和尚生前则昵称郝释斋,喻为释门之子。而了解郝释斋居士与少林寺特殊渊源的少林僧人则誉他为“少林护法”。纵观先生的大半生,他也确实没有辜负少林寺诸位长老的期望,身体力行地诠释着佛门的菩萨行。为了启迪众生向佛之心,今将先生潜心修道、发扬光大少林功夫、悬壶济世救苦、维护伽蓝维护正法的事迹整理成文,以飨同道。
      一、佛门居士积善业   门庭添丁育善才                       
     郝释斋先生,乳名郝路,学名郝品斋,法号永斋。1930年10月11日,出生在嵩山南麓、颍河北岸的登封县大金店镇书堂沟村。父亲郝得力,母亲王春香都是少林寺虔诚的居士。家内设有佛堂,除终生素食外,每日早晚课诵,从不间断。每逢佛菩萨节日或中国传统节日,更是虔诚非凡,礼佛仪式格外隆重。
     位于嵩山脚下的登封县,石厚土薄,十年九旱,解放前交通闭塞,外地粮食无法运入登封,正常年景,百姓将就勉强度日,一遇旱天,几乎绝收,加上兵荒马乱,政府名目繁多的苛捐杂税,地主的田租,更使百姓雪上加霜,绝大部分家庭过着半年耕种半年讨饭的生活。青黄不接之际,郝家虽不富裕,但先生的父亲总要将自家的糊口之粮施于乡邻,以助其度过难关。除先生的父亲施粮外,每逢冬天,先生的母亲也总要作许多棉衣救济穷人。凡是借出去的钱粮,从不言还。并对家庭比较困难的乡邻进行长期救助,如崔万林弟兄五人,陈成文姐妹五人等等,均是在父亲的接济下成长起来的。在接济的同时,郝家还免收田租借田给他们耕种,使他们能够自立生活。
     幼时的先生,除随父母礼佛外,更是在父母身边跑前跑后,成了小帮手。乡亲借粮,幼小的先生帮助父亲张口袋。父母诵经,先生帮助上香,并模仿礼佛。父母的善良行为,为先生种下了善根,进而引导了先生步入佛门。
     二、少林功夫降恶寇   入佛门学渡世功
     民国年间,由于战乱,盗寇四起,民不聊生,百姓生命财产无法保障,民众只有靠自强,以达自卫的目的。在这样的生存环境中,先生之父亲郝得力老居士,农耕之余,在虔诚祈祷佛菩萨保佑的同时,加入习武行列。他先是加入“红枪会”(当时少林地区一武术组织,拍打功为其独门功夫,有“红枪会造了反,洋枪大炮只中扳”的民谣)练习拍打功,后加入“黄连教”(由一代少林宗师李根生所创,因练武须经受非常人所能忍受之苦而得名,主要练习少林各种功夫)学习少林武功。 
     先生的祖父因讨饭而落户于大金店镇书堂沟村,由于身体残疾,几乎没给先生的父亲留下任何产业。先生的父亲和母亲则节衣缩食,勤俭持家,逐渐成为当地的殷实之家,因此在那样一个动乱的背景下,郝家就成为一些刀客(登封人对强盗的俗称)的抢劫对象。
     民国三十一年二月十四日晚,百余名刀客在其首领纪兰的带领下,手持“汉阳造”(当时较先进的一种步枪,由汉阳兵工厂制造)对先生家进行抢劫。时先生年幼,家内只有先生之父郝得力老先生一人持枪应敌,经过一夜的苦战,刀客在伤十余人后撤退。对先生家庭造成的伤害是:1、先生之祖母手臂被打断。2、因四十多只羊圈养在宅外,被刀客赶走。3、先生之父腹部中弹,起一青疱,数日后不治而愈,事后四乡传扬先生之父“刀枪不入”,先生之父认为中弹无碍有拍打功的作用,也有佛菩萨的保佑,因此从此更加勤于对功夫的练习和佛法的修炼。
     在遭受民国三十一年刀客抢劫之后,郝得力老居士深为自家一脉单传三代的情况忧虑,深信少林佛法和功夫方能保证郝家的生命财产安全,他开始了教育先生的生涯。首先是言传身教,将平生所学尽数传给先生,先生幼时曾随父亲在李根生老师的拳场习武,此时又得父亲的精心传授,通过数年的努力,逐渐将父亲传授的功夫修习完毕。他表现出的强烈的求知欲,使郝得力老居士感到自己的功夫远远不能满足儿子的需要,于是就将先生送入少林寺,礼好友行正大和尚为师,在行正、贞绪、延乐、永山、德禅、素喜等众位长老的精心培养下,先生在佛学、禅学、武学、医学上得到了长足的发展。出寺成家后,为了使自己的各项功夫得到提高,先生先后又礼少林名家李根生、张八、梅金选、吴山林等为师,学习少林武术。在医学上,为了能更好的解除病人痛苦,济世救人,又遍访名医为师,先后礼李宝山、毕子贞等名医为师,对传统中医学进行深造,并进入县医生研修班专门学习西医,进而弥补少林医学中的不足,成为同代人的佼佼者,为以后的济世救人、广大少林功夫扎下了良好的基础。
     三、伽蓝蒙难护法出      法海传灯育僧才。
     先生自幼在少林寺长大,在他心目中少林寺是比俗家更重要的家。土改后,少林寺被化为庙产地主,土地被充公,许多僧人还俗。“文革”时,寺僧常被批斗(行政等留寺长老曾经多次被造反派画地为牢,让强烈的太阳晒晕在街上)。在这样的背境下,又有一些寺僧还俗,寺内只剩下十几位僧人,因坚强的信仰而未还俗。后来经过行政大和尚等寺僧多次反映,政府了解到寺僧在出家前绝大多数是贫雇农,因家境贫寒难于活命才入寺院为僧的事实,就将寺僧的庙产地主成分帽子摘掉,并给寺僧划拨三十亩薄田,让他们自种自吃。但因为寺僧均是老弱病残者,无力耕种,所以生活极其困难。在这种情况下,许多数居士因怕受牵连、挨批斗而不敢接近寺院,而先生因向佛之心极诚,仍冒着危险,帮助寺僧耕种土地,料理生活。寺院事情,不论巨细,先生均视为家事尽心而为。先生及师母亦因此而多次受到批斗及游街示众。有许多亲友劝先生放弃对佛教的信仰和对寺僧的帮助,免得惹祸上身,先生体谅亲友的苦心,总是当面口头应允,但事后仍坚持自己的信仰。
     改革开放后,随着各项政策的落实,党的宗教政策逐渐得以彻底贯彻。因受极左路线的影响,虽然1980年国家就出台了“以寺养僧、以庙养道”的宗教政策,但一直到1985年,少林寺仍由登封市文化局下属的文物保管所管理,寺僧无法保证其基本生活(数十年来只能每天早晚喝稀饭糊糊,只有中午方能分一馒头,农闲时一日两餐稀饭糊糊度日),也无法过正常的宗教生活。在这样的情况下,以行正大和尚为首的寺僧,开始了漫长的上访之路。
     当时国家在农村实行了土地承包政策,先生家分得责任田近二十亩。先生要耕种好这近二十亩责任田来养活家中七十余岁的父亲和五个儿子,先生每日还要为病人看病。在这样的情况下,少林寺寺僧的生活问题仍时刻牵着先生的心,先生除带领全家及亲友帮助寺僧耕种外,又肩负起艰难的上访担子。主持行正大和尚由于双目失明,管理寺务极为不便,长期以来他借助先生来处理有关事情。每隔三两天,先生总要走几十里山路(当时没公路,只有山路可走)到寺院,帮助寺僧料理寺务。当时寺院经济极其拮据,靠一豆腐房维持生活,困难到连壹圆钱的锻磨钱都拿不出!先生便将全家人一年辛辛苦苦的种烟叶的收入拿出,供少林寺用,先生的儿女穿的却是露着脚趾的鞋,先生儿子结婚时四百元的彩礼钱还是借亲友的。
     上访之路是漫长艰苦的,寺院对党和政府政策的了解,只有靠报纸来完成,为此,在经济极其艰苦的情况下,寺院还是从口中挤出资金,订了《人民日报》和《光明日报》,将有关宗教方面的政策保存了下来。这些报纸对少林寺的上访起了很大的作用。
     当时从登封到北京往返车费需要三十余元,每次行正长老和先生去北京,需要七十余元的车费。而这区区几十元钱,对于当时的少林寺来讲,几乎是天文数字。坚信党的政策的先生和主持行政大和尚,只要先生积攒够了上访车费,就带上干粮和上访资料进京。先生有晕车的毛病,路上还要照顾双目失明的师父。。他们饿了吃硬馒头,渴了喝自来水,晚上睡火车站或露宿街头。这种状况一直到1983年才有些改变。
     当时由李连杰主演的《少林寺》电影风靡全国,少林寺这个千年古刹作为禅宗祖庭、武术圣地又吸引了世人的目光,每天都有许多游客到来,其中不乏有武术爱好者,他们在游览之余,渴望得到少林真传,这种需求对少林寺而言是一个机遇。主持行正大和尚和先生商议,为了解决燃眉之急,只好将祖宗留传下的拳谱刊行一些出售,以换取上访资金。师徒俩为此曾抱头痛哭,这剐骨剔髓般的痛苦只有当事者才能体会得到。就这样他们与印刷厂商议,赊帐印刷了《少林武术拳法要略》一书,该书由先生编写,其中收录了“释家锤把十要决”、“二十四炮打法”、“三十二合上法”、“十六式法招”、“拳术实战法”等内容,共印刷了一万册,其中八千册以每册壹圆的价格在少林寺卖给游客,共得八千元,其余的两千册,为了让有关部门了解少林功夫和少林寺内涵,加快宗教政策的落实步伐,以赠送的形式,送给有关部门作参考资料用。这八千元对少林寺由衰败到兴旺,起了举足轻重的作用。有了这批资金,师徒俩从此不再愁进京车费,能及时的将少林寺政策落实情况反馈到中央有关部门,进而加快了宗教政策在少林寺的落实步伐。
     1985年,在中央有关领导的亲切关怀下,在行正长老和先生及众僧不懈努力下,党的宗教政策在少林寺得到了落实,寺院交给寺僧管理。加上人民生活水平不断提高,少林寺的游客数量迅猛增加,寺院经济得到了前所未有的好转,门票和香火收入足以养活寺院,还有发展的空间。但在寺院发展上,却是百废待兴。尤其是行正长老自升座方丈后,由于积劳成疾,患上了胃癌绝症,身体一天不如一天。对于少林寺当时来讲,急需有人辅助方丈行正大和尚来完成振兴寺院的诸多事宜,以兴旺这座千年古刹。行正大和尚认为先生是最佳人选,就多次与先生商议,让先生放弃家里的土地,家庭由寺院供养,他专门来寺院料理寺务,加快少林寺的发展,先生考虑到家里的实际情况没有答应专门呆在少林寺,而是仍一边种地养家,一边辅助方丈料理寺务。
     有了经济基础,寺院要发展,还需要培养一些年轻的僧人。先生与方丈和众僧商议,在原有的基础上,吸收那些有出家愿望的年轻人入寺为僧,进行培养。先生将家内学武功的徒弟进行筛选,将那些立志于少林的青年送入寺内,接受寺僧考验,不久少林寺拥有了文武全才的年轻僧人,使祖庭后继有人,有了兴旺发达的基础。先生这一时期,除耕种家里土地、传授徒弟武功外,回到寺院,还要辅助料理寺务,对年轻僧人进行佛学、武功、医学的培养。有时先生因家务繁忙无法回寺,这些年轻的僧人们,就翻山越岭到先生家内就教。时至今日,在少林寺僧人中,只要是三十五岁以上的僧人们,提起“山南”二字就倍感亲切,因为先生家位于少室山南麓,相对于少室山北麓的少林寺而言,在地理位置上被寺僧称为山南,这“山南”二字不但泛指先生的家,而且成为先生的代名词。
     正是因为有先生和行正方丈及素喜、德禅等老僧的督促,刚入寺的年轻僧人们开始了他们的“习禅,练武,耕作”的僧侣生活。他们除早晚课诵经外,白天种地,晚上习武、学经参禅,每天只有四五个小时的休息时间。寺院有了这批年轻人,给寺院带来了希望。在众僧和先生的精心培养下,这批年轻的僧人,在少林佛学、少林禅学、少林武学、少林医学上有了突飞猛进的发展。这批僧人后来均成为为少林寺的中流砥柱。
      四、沐德馨桃李芳香   尊师训利乐有情
      为了使少林功夫发扬光大,让少林功夫为社会服务,使众生受益,先生对慕名求学者,总是诲人不倦,进行精心培养。对于弟子,先生视若己子,注重言传身教,将自己对少林禅法、武学、医学的感悟心得悉数教给弟子。先生所收的弟子大多家庭困难,先生并不象有些拳师收徒那样以赢利为目的,而是把发扬光大少林禅、武、医,济世渡人为己任。先生收弟子不言学费,对于因无法交生活费的弟子,采用免交的办法,使其能继续学习。在先生的精心培养下,这些弟子没有辜负先生的期望,不但在先生处学到了少林武术、少林医学,更重要的是受先生的熏陶,感悟到了少林佛学、少林禅学的真谛和大乘精神的精髓,后来均成了少林功夫界的栋梁之材,为少林功夫的继承、发扬广大,作出了较大的贡献。至今在少林功夫界,单就少林武校而言,先生之弟子在全国有数十所名校,在校学员万余名。得益于先生超脱的大乘佛教思想,开办企业造福于苍生的弟子上百个,据不完全统计,这些企业至少安置劳力万余名,使数千个家庭有了生活保障,脱离贫困,每年上交税收数千万元,为国家的建设作出了贡献,用实际行动实现了先生所提倡的“庄严国土,利乐有情”的大乘佛教精神。在全国还有数十所寺院,由先生的弟子主持,传授少林禅法。得益于先生少林医学的弟子,在全国开办医院十余所,为解除百姓病痛做出了贡献,实现了先生的人间佛教思想。
     五、四重之恩孝为先   报罢佛恩孝双亲
     1987年,先生之恩师、少林寺二十九代方丈行正长老圆寂。经过多年的培养,后继僧人已完全有能力管理寺院,弘扬正法。先生在将爱徒康志敏、周明杰、岳军、姬长春、马生彪、朱长青、刘川、解放、春怪等人送入寺院辅助寺僧料理寺务,对寺院的发展放心后,不顾寺僧的苦苦挽留,退出寺院寺务管理,继续过清净渡世的菩萨行生活。
     先生不参与寺务管理,一个重要的原因是要报恩父母。先生是一个很讲孝道的人,1976年先生之母病逝,先生认为因自己无能,使母亲没享一天清福,恨自己无力报答父母养育之恩,失母之痛,入骨达髓。孝顺的先生为弥补自己的悔恨,随将母亲棺材置放于室内,直至1996年先生之父去世,才一同入土为安。这二十年中,先生居住在放置其母亲棺材的室内,每天三上香,每日三供养。1987年先生之父已八十多岁,随着改革开放,生活得到了很大的改善,先生有了更大的能力孝敬父亲,因此,先生在少林寺的发展走上正规后,就萌生了退出少林寺侍奉父亲尽孝之心。一直到1996年先生父亲去世,先生一直伴随在父亲身边,顺其意愿服侍料理其生活,尽为人子的孝道。
     六、身体力行菩萨道   大乘禅法救世人
    “佛法在世间,不离世间觉,离世求佛法,牛头寻麟角。”这是先生常对弟子讲的话。先生与少林寺结缘后,就一直结合日常生活修习禅法。他利用在寺内所学的少林医学济世救人,在济世的同时,又通过对世间万象的体悟,领悟佛法的真谛,进而向正果迈进。贪、嗔、痴三毒在先生身上早已荡然无存。他不以物喜,不以己悲,看破世间幻象,逐渐成为超凡脱俗的一代少林名家。在少林寺附近,许多人都可讲出先生的几件善行来,从他们的讲述中,你会体会到在物欲横流的当今先生的难能可贵和菩萨行的高贵情操。
     当然,有许多老百姓是从先生的医术、医德了解先生的。解放后,先生先是在村里卫生所作行医,为乡亲们治病。数十年来,无论是寒风刺骨的寒冬之夜,还是高温酷暑的正午,只要闻听乡亲病讯,都阻挡不了先生在山路上的步伐。对于病人,先生从不收诊费,乡亲们没有华丽的词语表达对先生的感激,只有用朴实的“执固”(有刚直、倔强等义)二字,这登封方言中的“执固”二字不知包含了乡亲们的多少敬仰。可以说,登封的许多角落都留下了先生为人治病的足迹,因此先生又得到了“登封活地图”之称,这个美称不知包含了先生的多少艰辛!为了减轻病人负担,使无钱治病的病人能得到救治,先生不怕山高路险,抽空进山采药,饿了啃干粮,渴了饮山泉,有多少次摔倒在山上,醒来后忍着剧痛,背上药材步履满跚地走在回家的路上。嵩山的大小山头,那里产什么药材,什么时间去采,地理状况怎么样,先生如数家珍。 
     改革开放以前,百姓温饱问题尚没有得到解决,许多乡邻在青黄不接之际,家内断炊。在这一时期先生的家庭状况是:有五个年幼的儿女和年迈的父母,能挣“工分”的有先生父亲,在生产队养牛,每天十分,全年满工。先生在大队卫生所,每天十分,全年满工。加上师母、师奶辛勤出工和生产农家肥的工分,在村里许多家庭因孩子多劳动力少,挣不到工分而不能吃平均粮的情况下,先生一家还能吃到平均粮。在这种粮食贵似金的年代,只要乡邻张口借粮,从不拒绝。先生如果听说那家有难缺粮,往往主动前去送粮,以解燃眉之急。所借出的粮食也从不言还,先生周边各村几乎很少有人家没有得到先生接济的,因此,乡亲们又称赞先生为“大好人”。 
     1987年先生退出寺务管理后,因大部分精力用在服侍父亲身上,没有精力开办诊所,先生只有开药方给病人,让病人到其他地方去取药。家居山区的先生每日里门庭若市,看病的人络绎不绝,先生从没有收过分文诊费。无论再忙再累,先生总是满腔热情接待病人。1996年先生的父亲去世后,先生不顾年迈,随将精力全部投入到济世上来。长期以来,有许多病人用先生的药方在其他地方抓药后,病情得不到好转,通过观察分析,问题出在药材的品质及炮制上,因药材伪劣或炮制成色不够而影响到疗效,这就失去了先生治病救人的初衷。为此在乡亲的要求下,先生决定自己开药店,为乡亲们诊治,解除乡亲们的病痛。为了加大诊治力度,先生让其三子郝虎杰进诊所辅助自己。病人求诊时,先生对病人单收药物成本,对于困难的病人,一律免费救治。后来一个诊所已不能满足远处乡亲们的看病要求,在朋友的帮助下,先生又在县城另开一诊所。现如今的先生,每天除诵经礼佛外,以74岁的高龄忙碌于两个诊所。先生的个人生活是艰苦的,朴素的衣着,简单的饭食,简陋的居室,更是许多人为之感动。如今已是桃李满天下的先生,弟子们完全有能力让先生安享清福,有多少弟子请先生安度晚年,可先生仍坚持自己的济世渡人的信仰。 
     通过大半生的学习修炼,先生掌握了许多少林武功功法,其中有各种套路六百余套,各种功法数百种,并收集有许多少林拳谱。近几年,看到少林寺的巨大变化,先生很是欣慰。本着把老佛爷的东西完整地归还给老佛爷的理念,先生在自己精力有限的情况下,将次子郝建统送入寺内,指导他将先生所知道的少林功夫整理成册,奉献给寺院,为后人造福。
     纵观先生的大半生,其行为非常人所能理解。时至今日我们通过对佛门菩萨行的对照,逐渐领悟先生高尚的行为,先生没有“口头禅”,没有豪言壮语,先生只是用行动默默无闻地诠释着菩萨行的真谛。在此我们祝愿这位现世菩萨得无上正等正觉,功德圆满,成就菩提正果。

              中国佛教网  少林寺  中岳嵩山  登封天地之中 嵩山少林寺天门武校   嵩山少林寺宝剑厂     

              学术交流  |  学会简介  |  学会动态  |  学会风采  |  网上入会  |  诚邀加盟  |  教育培训   |  联系我们  |

 

 

 

 

 

  我要啦免费统计